欢迎访问:好av视频 av在线 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女优 日本av 成人av 在线av 欧美av 好看的av电影-首页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最新添加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天辰】【作者:火星引力】【连载中】

【天辰】【作者:火星引力】【连载中】

09-27   来源:97aisese.com   点击:加载中

简述:...

第001章 叶无辰  醒来吧,你已睡的太久,醒来吧……苍茫无际的意识海中,传来飘渺如烟的声音。  是谁……是谁在呼唤我?  茫茫黑暗之中,他终于睁开了眼睛。眼前,依然是黑暗的世界。  夜晚吗?  头痛欲裂。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头部,用力的晃了晃,然后开始打量着周围。 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、八岁的少年,身材修长,一袭白衣胜雪,脸色苍白清俊,一双眼睛迷茫迷离,又带着近乎女气的阴柔。但内蕴的眼芒却冷醒如利刃一般切开夜幕,瞬间洞察了一切。他的皮肤有着病态的苍白,满头乌黑长发自然的垂披在两边瘦弱的肩膀上,在夜幕之下依然隐隐闪烁着亮眼的黑亮光泽。手指修长,腕骨很细,看上去完全是书生型的手,软弱无力,而在以武力为尊的天辰大陆,仅仅是他的外貌就会让人低看一等。  这是哪里?  不知已经躺了多久,他全身僵硬如石,费了好大力气才站起身来。周围漆黑一片,但在他眼中却仿若白昼。这是一个简陋矮小的草屋,清新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稻草的味道,耳边隐隐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,他稍一皱眉,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身体,然后迈着僵硬的脚步走了出去。  这是一个阴云漫天,无月无辰的夜晚,夜幕之下,七八个小孩正围坐在一个老人的周围,翘首听着他讲述那已经不知听过多少遍的神话故事。  “……魔界的来袭让整个大陆灾难四起,生灵涂炭。原本互相虎视眈眈的四国也被迫联合抵御魔界入侵,但强大的魔又岂是人类所能抵挡。当大陆陷入绝境之时,在人类的乞求之下,神界终于降下救星,而且降下的还是神帝唯有的两个女儿。她们其中一个全身雪白,白衣白发,有着巨大的白色羽翼,被人类称作白翼神使,另一个全身黑衣,黑发黑瞳,有着恶魔般的黑色羽翼,被人类称作黑翼神使。”  “白翼神使与黑翼神使以她们强大的神力,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魔族驱逐。最后,她们在大陆之北与魔神展开决战。那个魔神虽只是魔帝手下的魔将之一,但强大无比,也是他带领着部分魔族之魔入侵大陆。那场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,结果却没有人知道,所有的魔都被驱逐,而魔神与黑白神使却在那一战后一起消失,再无音讯。无人知道是怎样的结果。有人说她们与魔神同归于尽,也有人说她们斩杀魔神后回到了神界。这虽是难解之谜,但之后魔再也没有出现过,而拯救整个大陆的黑白神使被大陆之人时代铭记。”  老人说到这里,似有意似无意的瞥了他所在的位置一眼。少年内心一凛,这是一个年逾古稀的温和老人,但他刚刚的眼神却冰冷如钩,黑夜之中犹若电闪。  “楚爷爷,她们是神界派来的天使,是不是一定很漂亮。”一个小孩憧憬着问道。他的声音立即勾起了一帮子小孩的好奇心,数双眼睛一起集中到了老人身上。  “呵呵,应该是吧。只是当时没有人看清她们长什么样子。神使之容,不是一介凡人所能亵渎的。”老人笑呵呵的说道。  几个孩子齐刷刷的露出一脸扫兴的姿态。老人笑道:“小子们,今天就讲到这里,先散了吧,等你们大牛哥回来,我会喊你们的。”  这帮孩子立即做鸟兽散,连招呼都没有和老人打一声。老人站起身来,拄着一根拐杖走向他的位置,他的脚步沉稳有力,没有半分孱弱的迹象,拐杖完全是个摆设。  “你醒了。”老人上下打量着他,声音苍老平和。  他点了点头,问道:“这里是?”  老人的双目眯起,却没有回答他的话,还是淡然道:“我当年将你从西边的山沟救起,那时的你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,我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把你救醒。然后,你就这么沉睡了整整十年,十年的时间,你滴水未进,未食一餐,生命却从来没有枯竭的迹象,反而在沉睡中长大。我自问见识非凡,却也惊叹了十年。年轻人,能告诉你的名字和你的来历吗?”  十年!?  他悚然一惊,但瞬息平静,压下内心的波澜,凝神搜索着自己的记忆。  我的名字是什么?我是谁……  我出生在华夏,家在华夏的首都京华,而我的父亲是……母亲是……我自己又是……  记忆的碎片被他一个个的过滤,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自己过往的记忆。他记得自己出生的国度,记得那个国度的一切,也记得他曾学习过的一切,却惟独记不起任何一个人和自己的过往。  选择性失忆吗?他双手捂住因混乱而疼痛头部,默然想到。  为什么会失忆,在那之前,自己又究竟经历过什么。  长久的沉默之后,他轻叹一声,放下双手,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,或许只有苍天才能告诉他答案。  老人看着他的反应,若有所思。  柔风拂过,带起清爽的凉意。一片轻叶被风带起,缓缓飘下。他下意识的伸出两指,将那片轻叶夹在指间,目光依然看着无月无辰的夜空。他的动作让老人的双目微闪,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。  没有记忆,也就没有了过往,就如同落叶一般,注定飘零,难寻归途。他轻叹一声,将落叶弹开,怅然道:“我叫叶--无辰!”  “是你真正的名字么?”老人笑着说道。  叶无辰微微一笑:“在我找回我真正的名字之前,我就叫叶无辰。”  “原来如此,那真是遗憾。但你绝非凡人,或许用不了多久,你就可以找回自己的过往。”老人说道。他的一系列反应已经让他猜到他失去了记忆,来历也因此无从得知。若是十几年前,他会用尽方法去探寻这个神秘少年的一切,但如今老了,又在这个结界之中被关了十几年,心也跟着倦了。  “老人家,不知怎么称呼?”叶无辰看着老人问道。  “称呼?呵呵,对一个半身入土的老头子来说,名字连我自己都忘记了。若不嫌弃的话,就和他们一样喊我一声楚爷爷,或者喊我老头子也可以。”老人笑呵呵的说道。  知道他是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,叶无辰不以为意的一笑:“那好吧,楚爷爷,你的救命之恩,将来我自当报答。”  老人摇了摇头,在叶无辰身边的草地上坐下,说道:“我只是将你这个怪胎救回来,占了一个睡觉的位置而已,算不得什么救命之恩。如果是普通人,这十年足够你死上千百次。”  叶无辰也跟着在他身边坐下,全身虽然依旧有些僵硬,但已然可以活动如常。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我的大恩人。楚爷爷,这里是什么地方?离京华市多远?”  “京华市?那是什么地方?”老人转过脸来,疑惑的问道。  叶无辰稍一皱眉,说道:“京华市,自然是华夏国的首都,难道这里不是华夏国?”  但他们所用的明明是华夏语。  老人摇了摇头:“我当年曾踏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,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华夏国的地方。年轻人,当一个人失忆时,他残留的记忆碎片往往是虚幻的,或许你得到的只是虚假的记忆而已。”  “是这样吗?”叶无辰闭目沉思一会。接着问道:“那我们所在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  “我们人类所居住的地方叫天辰大陆,大陆之外则为天辰之海,我们所处的空间五分为陆,五分为海。天辰大陆分为四个国度,分别为大风国、天龙国、葵水国、沧澜国,各占据东西南北。其中以大风国最为强大,其他三国联合方能与之抗衡,也才维持了如今的安定平衡。”老人说完,老眼中露出了向往之色,他已经太久没有再去俯视天下风云。  天辰大陆?  叶无辰大脑一阵混乱,那自己记忆的华夏和地球又是什么?是虚幻的记忆,还是……  自己从地球之上穿梭到了这个未知的空间!  他想到了记忆中的一个字眼--穿越。  “这里的语言都是通用的吗?”叶无辰问道。  “没错。”  “那我们现在是在?”  老人沉默了一会,叹了口气道:“这里是天龙国极北,一个被遗忘和封印的区域。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。当年天龙国无人不知此地一旦进入,就永远无法出去。但十五年前我不知天高地厚的闯入此地,就再也没有出去,还连累了我的孙儿。如今转眼已过十五年。”  看到叶无辰脸上的惊诧之色,老人接着说道:“我当年闯入之后才发现,原来这里并不是有什么天灾或者猛兽,而是这周围有着一个强大的结界,可进不可出,这些年我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都无法撼动那个结界分毫。只能就这么守在此处了却残生。而这里的所有人皆是如此。出去无望,他们只有在这里安定下来,生存繁衍。”  叶无辰表情僵硬了一会,久久无言。  被封印的区域,如果无法出去,自己如何去寻找自己的过往和人生轨迹。难道也要和他们一样只能在此定居?  不能!  第002章 白发少女  一阵厚重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伴着一个男子的粗喘。叶无辰目光一侧,发现一个背着竹编大筐的高大男子正满头大汗的跑来。他看上去年纪不大,面貌粗犷,体格更是有些过分的高大粗壮。  看到老人,他脚步硬生生的加快了几分,然后气喘吁吁的把大筐往地上一放,半死不活的哼道:“爷爷,水果摘得满满的,我也已经背着它跑了三十圈,今天的任务……”  他的声音忽然停止,目光死死的盯在叶无辰身上,好半天后才如看到怪物一般跳起来:“你你你你……你怎么醒了!?”  叶无辰冲他一笑,问道:“楚爷爷,这位是?”  “呵呵。这是我孙儿,今年刚满二十。这些年你昏迷的时候,都是他在照看你。一个在他眼皮底下睡了十年的人忽然醒来,他这种反应也不为过。”  叶无辰站起身来,点头道:“我叫叶无辰,这些年劳烦你了。”  那高大男子先是惊疑不定的将他从头打量到尾,然后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也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失礼,憨厚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叫楚惊天……额,这个名字不太好听,要不你也和他们一样叫我大牛就好。”  楚惊天,有着惊天之名者,又岂是泛泛之辈。  “那好吧,以后我就喊你大牛哥。”叶无辰微笑着说道。这个人虽然有些大大咧咧,但很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。  “嘿嘿……”楚惊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不是太会说话。“那……叶老弟,我先把这些水果分完,然后再跟你聊天什么的。”  他转过身去,轻吸一口气,大吼一声:“大家快来,你们的大牛哥回来了!”  猝不及防的叶无辰被这声大吼震得全身一个激灵,耳膜嗡嗡作响,看向楚惊天的目光有了轻微的变化--这个小小的被封印之地,居然有着如此惊人的人物。  他的声音无疑传出了很远。马上,不远处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一大帮孩子稀里哗啦的跑了过来,手上捧着各种各样的器具。篮子、小筐、石碗都有。然后很自觉的在楚惊天面前按顺序排好队,齐声喊了句“大牛哥哥好”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  楚惊天腰板一挺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真是对不起大家了,之前不小心掉沟里了,老半天才出来,所以今天回来晚了些。来来来……大家都有份,不会比平时小。”  老人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,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之一,既是对他体能和耐力的锻炼,也是对他心性的培养。他楚家之人虽不必是至善之人,但绝不可以是恶人。  楚惊天一手两个,不断的放入眼前的小篮小筐,然后看着他们高兴的离去,满脸的满足和兴奋之色,明显是以此为乐。叶无辰静静的看着,思索着自己的人生。忽的,他察觉到了不远处的树后出现一道躲躲闪闪的目光,他转头看去,对上了一双晶莹的双目和一抹白影,顿时稍稍一愕。而那道目光立即如受惊一般逃开,躲在了树后,人却没有离开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  终于,当最后一个小孩喊了声“大牛哥哥再见”并欢快的离开时,楚惊天搓搓自己的双手,似是意犹未尽。很早的时候,他就把这种负担当成了一种享受。五岁的时候被爷爷带来这里,他也因此没有机会去沾染外界的污秽,心性过分的纯良。  就在这时,那抹娇小的白影终于悄悄的从树后走了出来,低着头来到楚惊天面前,怯怯的喊了一声:“大牛哥哥。”  叶无辰的从她出来的那一刻就被她吸引,目光一直随她而动。她看上去只有十岁大小,全身上下只有玲珑二字可形容。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长裙,皱皱巴巴。却绝不脏乱。而吸引他目光的,是她满头的雪白长发和脸上两道交错的长疤。  两道交叉的疤痕分别从左右额头延伸向右左耳根以下,将整张脸破坏的惨不忍睹。  楚惊天连忙把手再次伸向篮筐,但很快表情一僵,只拿出一个大大的,外形类似苹果的果子,他讪讪的摸了摸脑袋,满是歉意的说道:“对不起啊白发小妹妹,今天好像数错了,就剩下这一个了。不过这个是最大的。”  少女小心的接过,娇甜的一笑:“没关系的,谢谢大牛哥哥。”  她羞怯的看了一直在看他的叶无辰一眼,然后快步跑开,离开了他的视线。  看着她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玲珑背影,叶无辰呆呆的出神,很久都没有收回目光。  “她是?”叶无辰有些失神的问道。  老人看他一眼,说道:“她是一个星期前出现在这里的,应该也是无意间闯入而无法出去。只是……唉,你也看到了,她的脸太过吓人,而她的白头发很像是当年最凶残的种族--雪狼族才有的白发,所以这里所有的人都排斥她,谁看到她都会把她打跑。只是,她身上没有邪恶之气,年纪又那么小,根本没有自生的能力,或许每天晚上在这里拿走的水果就是她唯一的食物。”  叶无辰一言不发,站起身来走向少女之前消失的方向。楚惊天不解的喊道:“叶老弟,你去哪里?我还想听你说说你的事呢。”  叶无辰仿若未闻,很快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。楚惊天挠了挠头,嘟囔道:“难道是去小解了?”  涓涓细流潺潺而响,白发少女静静蹲在溪边,用清澈的溪水细细的清洗着手中的水果。清凉的夜风之中,她娇小的身影孤单落寞,让人心怜。  洗好之后,她站起身来,用衣服擦干上面的水迹。忽然察觉到了什么,她下意识的转身,然后不知所措的看着向她走近的身影。她认得出来,这是那个之前一直在看着他的人。  叶无辰脚步轻缓,缓缓走到她身前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双眸子。就是这星辰一般的双目将他征服了。落寞、惊慌、迷茫、无助,各种情绪在这双星目之中慌乱的波动着。  第003章 叶凝雪  少女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却没有像平时一样逃走。借着淡淡的亮光,她看清了他的脸,更看清了他的眼睛。他很好看……少女的内心不自禁的想到,而那双眼睛充满了与年纪不符的沧桑悒郁,却没有丝毫的厌恶之色,又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妖邪魅力,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深深的沉迷进去,再不能自拔。  她如着了魔一般呆呆的和他对视了好久,然后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手中的水果,偷偷的咽了小口口水,然后轻轻将水果捧起,怯怯的说道:“大哥哥,你要吃吗?”  叶无辰哑然失笑,他蹲下身来,微笑着摇头。然后伸出手,慢慢的靠近她的脸,在她脸上那两道可怕的伤痕上轻轻拂动,指尖之上亮起微弱的无色光芒。少女完全呆住,睁大眼睛,张大小口,如被定身般一动不动,完全忘记了闪躲。  几秒之后,叶无辰收回双手,眉头轻轻蹩起。他轻声问道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”  少女又继续呆了半晌,才弱弱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名字。”  “没有名字?那你的家在哪里?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?”  “我没有家……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少女摇摇头。他的声音很温和,让她砰砰乱跳的心慢慢平静下来。  “你不记得的以前的事了,对吗?”  少女一怔,然后看着他轻轻点头,双目盈|满了无助。她没有家,没有过去,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,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讨厌她,每次看到她都是用棍子、石头打她,追赶她,她只能拼命的逃跑,然后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偷偷的哭。这样的她只是本能的想要活着,没有伙伴,没有目标,什么都没有。  “原来如此”叶无辰再次微笑起来,同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,同样的没有了过往。或许这就是奇妙的缘分。他的心中生出深深的怜意,柔声道:“你想不想有个哥哥,一个不会让你挨饿,更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哥哥。”  少女惊讶的看着他,一脸的茫然之色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  “我来当你的哥哥好吗?我不会让你挨饿,更不会让人欺负你。”  少女瞪大着眼睛,捧着那只比她手掌还要大的水果不知所措。她的内心和眼角都酸酸的,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涌起来。她怯弱的说道:“我……可以吗?他们都讨厌我,打我,因为我……”  叶无辰站起,轻轻拉起她的小手:“跟我走吧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妹妹。谁都不可以再欺负你。”  少女怔怔的看着他,轻握着她左手的那只手上传来陌生的温暖。不知不觉中,她的眼眶水雾弥漫。  少女的世界空白一切,当所有人都讨厌她,世界都遗弃了她的时候,他牵起了她的手,并发起保护她一辈子的誓言。从此,他的影子深深的烙入她心底,永远不可磨灭,她对他的依恋也如吸食了世上最毒的鸦片一般,永远无法戒掉。  也是从这一刻起,两道原本不可能交错的人生轨迹融汇到了一起。  叶无辰并没有向楚惊天和老头子解释为什么将她带回,两人也没有多问,更没有反对。当晚,他沉睡了十年的那张木板床成为了少女的第一张床。叶无辰站在房外,默然望着茫茫夜空,不知他在想什么。  寂静中,他伸出左臂,然后用右手的指甲在手臂上轻轻一划,顿时,一道短短的伤口于手臂上出现,并开始涌出血珠。他再次用右手手指在伤口上一抚,那伤口顿时消失不见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  他放下双手,不解的皱眉。记忆之中,自己的确有着这样的能力,但刚才为什么却没有消除她脸上的伤痕。  那真的是伤痕吗?  “哥哥。”  一个娇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叶无辰转过身来,看着露出半张脸的少女说道:“很晚了,怎么还不睡?”  少女犹豫了一下,然后一脸期盼的说道:“我想和哥哥一起睡,可以吗?”  “哦?好啊。”叶无辰笑着答应,他不想她露出失望的神色,更不想她因自己的发色和伤痕而自卑。至少要让她知道,他永远不会讨厌她,排斥她。  “真的吗?”少女兴奋的轻呼一声,然后身体已被叶无辰抱起,躺在那张简陋的木板床上。  “好了,小丫头,快点睡吧。”无辰将她搂在自己胸前,柔和的声音如同在轻哄着一个可爱的婴儿。  “嗯!”她开心的应声,将身体紧紧的靠在他温暖的胸前,然后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,懒懒的闭上了眼睛,带笑的脸上不断被冲出一道道的泪痕。她幸福的好想哭。  “我该叫你什么呢?”轻抚着她长长的白发,叶无辰自言自语道。少女疑惑的仰头看他。她的皮肤出奇的白,在黑夜之中依然释放着胜雪的肤光。叶无辰眉头一挑,轻念道:“凝雪为肤,凝雪为发,你就叫叶凝雪好不好?喜欢这个名字吗?”  “叶……凝……雪……”她轻轻的重复了一遍,然后重重的点头:“我好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这是哥哥给起的。”  这一夜。她睡的从未有过的安稳,没有凄苦,没有寒冷,没有害怕,因为她有了一个会永远保护她的哥哥。  叶无辰的身体未动,一直等到她浅浅睡去。他终于轻叹一口气,双目迷离的看着上空,直到不知不觉中睡去。  我是谁……  ……  翌日清晨,当叶无辰睁开眼睛时,凝雪依然像一个慵懒的小猫般缩在他的怀中,睡的香甜安稳。无辰嘴角不自禁的露出一丝轻笑,不忍心打搅她,一动不动的仰躺在那里听着外面的动静。白天果然比晚上要喧闹的多,而此时似乎是早餐的时间,外面有着轻微的哄闹,昨日与楚惊天交谈间得知,这个被封印的区域里在多年的繁衍中已经有了数百人,分几小片居住,平时少有来往。而他们所在的这一小片大人小孩加起来有着三十多人,平时都是聚在一起吃饭。  喧闹声让凝雪幽幽醒来,她睁开朦胧的双眼,然后有些慌乱的寻找起无辰的身影,却发展他正看着自己一脸好笑的神色。她也轻轻笑了一下,然后再次缩在他的怀中,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。  【未完待续】  共计15211字节  [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-04-15 14:22重新编辑 ]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评论加载中..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[99re久久热视频 99re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 超碰在线观看 97影院 97韩剧网 啪啪啪 日日啪]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WARNING: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 版权所有2013-2016